当前位置: 首页 > 方圆

40分钟调解一起人身伤害纠纷

时间:2018-06-28  来源: 方圆 作者:靖力 何若愚  责任编辑:沈建华

枫桥日记之三5月8日阴枫桥镇派出所

分别听取意见的好处是,双方当事人可以不用顾忌另一方,直截了当把调解条件提出来,有什么委屈也可以尽情倾诉

\

文|方圆记者靖力 通讯员何若愚

枫桥派出所、枫桥法庭、枫桥检察室,三家政法机关在枫桥镇的派出机构两两之间只有一街之隔。5月8日上午,《方圆》记者来到枫桥镇派出所时,正好赶上一场公检法司以及调解委员会共同参加的人身伤害纠纷调解。

当事人是两对夫妻,都是枫桥镇本地人,发生人身伤害的是他们的儿子,其中一对夫妻的儿子将另外一对夫妻的儿子打伤了,手臂骨折,到杭州治病花了不少钱,后来想找另外一对夫妻赔偿医疗费,但遭到拒绝,一气之下就告到派出所。

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后,认为可能是一起故意伤害案件,便对案件进行了调查。调查发现,伤害是在互相打斗中产生的,受害方的手臂骨折也相对轻微,案情并不恶劣,双方的主要分歧在于赔偿金额。近年来,枫桥镇派出所一直致力于“枫桥经验”的实践,民警认为,在征得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可以对案件先进行调解,双方在和解的情况下案结事了,应该是最好的结局。

枫桥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就设在枫桥镇派出所一层,有几间办公室,还有一间宽敞的调解室,这里还挂了另一个牌子“枫桥镇调解志愿者联合会”。66岁的调解志愿者联合会会长毛仲木是一名退休公务员,16岁的时候便在生产队里担任治保调解干部,有丰富的调解经验,称得上最早一批践行“枫桥经验”的枫桥人。毛仲木还清晰地记得,在他11岁的时候,枫桥镇就出名了。“毛主席批示表扬一个镇的做法,这在当时真的不得了。”他说。

毛仲木给记者看了他的笔记本,他喜欢在调解的时候把好的经验记录下来。毛仲木总结了“枫桥调解志愿者调解法(十一法)”。比如“联合调解法”,意思是把多个政法机关召集起来一起对案件进行调解,可以在调解时集思广益,同时增加调解的权威性,使当事人更加信服。

再比如“看脸色调解法”,毛仲木曾经调解一起案件,一方当事人是一个大家庭,人数众多,不知是不是相互通过气,态度都十分强硬,不肯在调解条件上退步,数次调解均无进展。毛仲木仔细观察这家人每一个人的神态和举止,发现其中一名男性长辈似乎在大家庭中有较高的权威,而且态度相对松动。毛仲木便把这位长辈叫到调解室外,点了根烟,单独聊起了天。他发现,这位长辈其实认为条件是可以谈的,但大家庭一致对外,他也就不好说什么。后来,这位长辈在毛仲木的指导下,与大家庭进行了交谈,最终作了让步,促成了和解。

5月8日这起人身伤害纠纷的调解便由毛仲木来主持,他还邀请了“老杨调解中心”的杨光照、枫桥检察室的两名检察官、该案的办案民警以及另外几名调解志愿者。

调解时,毛仲木等人认为,可以采用“背面结合调解法”,“背”意思是“背着”,“面”意思是“当面”,既把双方当事人分开,分别听取意见,也在适当时候把双方当事人聚到一起,开诚布公,两种形式相结合。

分别听取意见的好处是,双方当事人可以不用顾忌另一方,直截了当把调解条件提出来,有什么委屈也可以尽情倾诉。这次分别听取意见时,受害方便提出,加害方在协商赔偿时态度非常不好,本来只要求赔偿医疗费,但现在希望追加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受害方的理由是,孩子受伤了,带他去医院看病、在家里养护,耽误了不少父母工作的时间,因此产生损失;而加害方的恶劣态度,使他们精神上受到伤害,也需要补偿。

加害方在单独面对毛仲木和杨光照等人时,也实实在在地表示,孩子伤害别人了,自己确实有赔偿义务。但是手臂骨折这种伤势,诸暨本地医院即可治疗,对方非要千里迢迢去杭州治疗,花了许多冤枉钱,而这些钱全算到他们头上,他们觉得太吃亏。

毛仲木耐心地听了双方的意见,意识到调解的主要问题是“钱谈不拢”,便分别问双方,希望赔偿金额是多少。出人意料的是,受害方提出,他们算了一笔账,总计要两千多元;而加害方则向毛仲木表示,最多赔偿三千元。

毛仲木心中一喜,这不成了吗?本来以为在赔偿金额上会有一道鸿沟,但没想到双方“一拍即合”,“这也是‘背面结合调解法’的一个好处,双方不知道对方会提什么样的条件,可以避免一方漫天要价而另一方就地还钱的情况”。

最后,在众调解员的见证下,双方当事人重新坐到一起,当知道可以在三千元赔偿金额上达成一致时,双方相视一笑。毛仲木请工作人员制作了调解书,双方在调解书上分别签字,三千元赔偿金额在现场便通过手机完成支付。为了表示友好,毛仲木还主持双方当事人握了手。调解只花了40多分钟,一场或将剑拔弩张的调解竟然简单地结束在了众人的爽朗笑声之中。

“小时候,爷伯叔父们做调解,带一张脸、一张嘴,说得双方握手言和,就可以打道回府;但现在,矛盾要挖断根源,一定要靠法律。”调解结束后,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毛仲木告诉记者,老调解员面临的新挑战是,许多当事人都开始慢慢懂法律了。以前谁懂什么误工费、精神损失费?谁打架受伤去做伤情鉴定?现在不一样了,调解不仅要谈情说理,更要讲法律。



[ 相关新闻 ]

热点新闻

民生法治

更多>>

辽宁曝光部分小企业排污治罪路

辽宁曝光部分小企业排污治罪路径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近日公布多起污染环境犯罪典型案件,记者追踪调查

方圆论坛

更多>>

“捕诉合一”:提供更加优质“

“捕诉合一”:提供更加优质“法治产品”
近来,“捕诉合一”(即同一承办人既负责案件的批捕又负责该案的审查